金華新聞網首頁

首頁 > 新聞 > 社會  正文

關注金華新聞

微信

微博

每一天都不平凡!24小時,可以做些什麼?

2021-01-13 23:06:40

來源: 金華日報

作者: 孫媛媛 唐旭昱

  金華新聞客户端1月13日消息 策劃/王健 撰稿/孫媛媛 唐旭昱




  還有不到一個月,鼠年農曆年將真正結束。“時間花在哪裏,你的收穫就會體現在哪裏。”在這特殊的一年,誰都不平凡,是每一個勤勤懇懇工作的人鑄就了值得紀念的這一年。

  時間都去哪兒了?這一期,讓我們以一天為單位,把鏡頭對準一羣普通又不平凡的人,看看他們如何度過一天。




凌晨
他們把路上的冰“融化”


  “丁咚丁咚”,1月10日凌晨,“開發區南一”微信羣響個不停,這是開發區某環衞所的微信工作羣。從3時48分開始,實地巡查的陳涵便開始在羣裏依次拍照,反饋橋面、路面的情況:“雙龍大橋正常”“龍瀆橋正常”“城南橋正常”……

  這天上午,不少人在朋友圈曬出上北山看雪景和冰凌的照片。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們順利地穿行市區前往北山的道路是由一幫環衞工人“融化”出來的。這其中,就有陳涵的身影。

  當天凌晨,陳涵共巡查了市區7座橋的橋面和開發區主要行車路段。陳涵的車開得很慢,在天寒地凍的凌晨,他要仔細地把結冰路段都找出來,以防天亮後市民出行打滑。

image.png

  “東陽街與環城南路路口東南轉角有冰,處理中。”4時32分,陳涵看到路燈下一路段反光得像鏡面,他知道,那裏結冰了。他卸下隨車攜帶的工業鹽,一鍬一鍬平鋪在路面上。“凌晨四五點,太陽昇起之前,是一天中最冷的時候,感覺那時候的風像刀子一樣鋒利。”

  把20多米的結冰路段都鋪上鹽後,陳涵哆哆嗦嗦地回到車內,拿起手機記錄:“開始消融,第一時間通知交警部門,他們會來設置隔離樁。”他雙手合十,哈了一口氣,繼續上路。他又陸續到丹溪路、東陽街、李漁路等路段的人行道和行車路面,查看結冰情況並依次進行撒鹽作業。

image.png

  一包鹽共50公斤。7時17分,陳涵發現一包鹽已經見底,趕緊在工作羣發出增援請求。“已經通知,鹽很快就拉過來。”同事回覆道。陳涵安心了,就地拍攝了一些交警和環衞工人維護秩序和清理路面的照片存檔。

  上午10時,陳涵結束了當天的值班工作。規定的值班時間是從前一天晚上6時到次日早上8時,這天,陳涵超出兩小時下班。從2003年到去年8月,陳涵一直當灑水車駕駛員。

  “開灑水車,早班就是從凌晨4點到中午12點,一年中除了結冰的日子,每天都要灑水,降塵、降温。結冰的時候就出門融雪。”5個月前,陳涵調到了行政崗,負責管理調度51輛環衞專項作業車輛。“崗位不同了,職責還是一樣。我們的工作很平凡,保持道路乾淨清爽就有成就感。”


午飯時
健步如飛與有條不紊


  1月10日的金華,下起了小雪。中午11時35分,市區蘭溪門菜市場邊上的圓圓砂鍋水餃店,跟往常一樣門庭若市,沒有一張空桌子,門口還站着幾個人在等座。老闆娘招呼道:“有座位了再點,有座位了再點。”

  圓圓砂鍋水餃店的店面很普通,老闆和老闆娘在操作枱上煮砂鍋。各色砂鍋是特色,價格統一18元。店開了20多年,很多金華人都知道他們家,是不少人學生時代的回憶。

  “我要餃子、土豆粉。”“我要餃子、年糕和米線。”“我要餃子,加一根香腸。”對於顧客的需求,老闆娘記得清清楚楚。老闆和老闆娘配合默契,忙中有序。油泡、千張、香菇、筍乾依次入鍋,然後根據客人需求,再往裏加主食,最後放些豆芽和青菜。

  熟悉的客人不會着急,第一次來的客人會催一下。老闆娘脾氣很好,笑着回:“馬上馬上。”午飯時段,店裏客人絡繹不絕,外賣訂單的提示音也沒停過。

  “剛剛好。”美團外賣騎手吳小俊到達店裏的時候,老闆娘剛打包好一碗。吳小俊拿上外賣,匆匆出發。雨雪天道路濕滑,吳小俊的騎行速度明顯慢了許多,只能靠送餐時的小跑來節省一些時間。

  這天,氣温-2℃~2℃。吳小俊出門前,穿上了家人買給他的保暖內衣,還貼上了公司發的暖寶寶。護膝、手套、圍巾,一應俱全。上午10時30分到下午1時30分,是送餐高峯期。“最近天氣冷,中飯、晚飯、下午茶單子都多。”吳小俊説。一小區電梯需刷門禁,吳小俊只能等着,沒有很着急。5分鐘後,顧客下來取走外賣,並説了聲“謝謝”。吳小俊笑着轉身,跑向自己的電瓶車。“心態要好,想多送一點,就跑起來。”

  2019年7月,吳小俊成為一名外賣騎手。正常工作狀態下,他一個月跑2000多單,能掙9000元至1萬元,休息3天。這天下午2時,吳小俊結束午高峯,共送了40多單。回到站點,他準備吃午飯。沒吃幾口,就收到同事的“求救”電話。“今天天氣冷,單子多,我得去幫忙。”説完,吳小俊騎上車走了。1個小時後,他才回來。


深夜
人情冷暖與爭分奪秒


  “今天感覺怎麼樣?”急診科醫生丁穎威把聽診器靠近病人的胸口,一邊仔細地聽着,一邊與病人交談。這天,丁穎威值夜班。晚上11時30分上班,第二天上午8時下班。爭分奪秒,成了他日常生活的常態。

  0時35分,在金華市中心醫院急診室,急駛而來一輛救護車,擔架上的男子神色痛苦。丁穎威檢查後診斷為藥酒中毒,馬上安排救治。一個多小時後,男子的病情終於穩定下來。在隨後兩個小時裏,多名病患陸陸續續前來就診。

  一對中年夫婦出現在急診室,女人有些瘦弱,因為腹痛住進醫院。她的丈夫一臉憔悴地站在妻子的病牀邊,輕撫妻子的肚子。小男孩因為發燒被父母送到急診室,護士們正在給孩子輸液。聽到孩子的哭聲,母親轉過頭去不敢看。醉酒後的男子被朋友送來就診,稍清醒後,3個人拍了張合影,還發到朋友圈。

  在這裏,醉酒、車禍、心悸、發熱、呼吸困難……各種病情都在發生。空間雖小,卻是現實的縮影。時間雖短,卻演繹着悲歡離合。

  忙完一個又一個的檢查和手術,時間很快到了凌晨3時多,丁穎威走到護士站坐下,終於有時間喝上一口熱水。他説,無論對醫護人員還是患者,急診室的夜晚註定是不平靜的。因為工作節奏快,丁穎威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

  去年年初,丁穎威開始獨立當班,也開始三班倒的工作狀態。急診患者五花八門,有的需要心肺復甦,有的需要清創縫合,有的需要急診洗胃……丁穎威介紹,醉酒和一氧化碳中毒的變多了,“最近天氣冷,有時一氧化碳中毒送來的是一家三四口人”。如果沒有需要搶救的新病人送來,丁穎威最主要的工作便是查看病人們的生命體徵,以及查看病人的化驗單、檢查報告。

  繁忙的工作節奏消耗着丁穎威的大部分體力,他笑笑説:“上班的時候像打雞血,一下班就很累,反應會變得遲鈍。回家一躺下就能睡着,但有時生物鐘亂了,又會怎麼都睡不着。”


全天
隨時待命與都在路上



image.png

  1月10日,首箇中國人民警察節,金華市公安局交管分局婺城大隊羅店中隊被省公安廳評為疫情防控集體二等功。“這是最好的節日禮物。”當天上午9時48分,中隊指導員胡鋒發了句應景的話在朋友圈,此時,他剛結束了3天的值班。

  從1月7日早上8時30分到10日早上8時30分,胡鋒的值班時間長達72個小時。一個基層民警值班的3天裏都需要幹些什麼?早晚高峯執勤、正常出警、日常巡邏、維持交通秩序、查酒駕……

  突發的交通事故、惡劣的天氣情況或者階段性的道路改造都有可能增加他們的工作量。

  1月7日,又一場瑞雪吸引市民們紛紛上金華山“打卡”賞雪。而對於胡鋒來説,下雪的關鍵詞不是“激動”,而是“安全第一”。這天中午,胡鋒和同事們在羅店線與新朝線交叉口設卡點勸返,並引導停車秩序。傍晚夜幕降臨,車輛減少,他們才返回中隊。

image.png

  晚上9時許,胡鋒開始夜間巡查,二環北路、環城北路、北山路……逐條路排查道路隱患、處理交通安全事故。“現在金蘭北線正在施工中,沒有路燈,貨車又多,易引發交通事故。”胡鋒説。

  結束巡查回到中隊已近深夜11時,胡鋒整理完當天工作筆記後躺下。不到一個小時,值班室急促的鈴聲打破了夜晚的寧靜。“山上發生交通事故了,走!”胡鋒迅速披上警服,帶上另外兩名值班民警,開車趕往事故現場。

  經瞭解,那是一羣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上山看夜景,車子打滑後撞到路邊的樹上。剷雪、安裝防滑鏈,胡鋒嫺熟地操作着,一邊安撫當事人的情緒,教育他們出行必須做好安全準備工作。處理完警情歸隊已是凌晨3時許。

  這樣的值班,胡鋒平均每個月要輪到10天。從2020年年初到4月,胡鋒和中隊民警一直在高速卡口負責疫情防控,每天測體温、登記、勸返。春夏時期,金華山進入旅遊旺季,隨之而來的便是長時間的交通秩序維護;2020年的冬季已下了數場雪,民警們又上山剷雪、設卡、救援……“這一年,我們的時間真的都在路上。”胡鋒感慨,“當然,最大的‘好運氣’就是大家出行平安。”